一颗红心为人民,驻村三年谋破局
南平市漳墩镇外屯村驻村第一书记曹阳访谈录

2021-10-21 作者:陈小瑜 郭晶莹 乐华斌 来源:福建师范大学校报

编者按:自2017年12月开始,福建师范大学原化学与材料学院办公室主任曹阳同志,受组织选派,到南平市漳墩镇外屯村任驻村第一书记。驻村3年多来,他充分发挥党员干部先锋模范作用,调动各方积极性,有效推动外屯村建设发展。今年上半年,他的驻村工作结束。回到学校后,我们对他进行了专访。

微信图片_20211021153646_副本.jpg

曹阳作为驻村第一书记代表参加金鸡奖开幕式

外屯村基本情况:

外屯村位于南平市漳墩镇北部,全村现有人口1925人,共456户,下辖6个自然村,13个村民小组,共有党员52人,属于革命老区村、省级扶贫开发重点村。村里主要种植毛竹、板栗、茶叶、烟叶等经济作物。

记者:我们了解到您刚到外屯村时,村里的矛盾问题是高度复杂的,您是如何着眼破局,谋求发展的呢?

曹阳:初到外屯村时,工作基础环境非常不利。当时村财欠债30余万元、账户被法院冻结、工作常年停滞不前,村干部连工资都开不出去;更让人困扰的是,有外省人员在上洋自然村疯狂盗采稀土,整座山林被挖得千疮百孔,村干部不敢管也不愿管。村民群众对村干部不信任、矛盾重重,信访上行问题严重,工作非常难开展。

我一到村,当即召开村民代表和党员大会,向大家表态,虽然外屯村现在困难重重,给我三年时间,我有信心也有决心,带领大家走出困境,交出一份合格的答卷。当时还未开展扫黑除恶专项行动,全社会尚未形成“黑恶势力”冒头就打的局面。为了破局,我带着报账员走小路秘密上山取证,取得确凿证据后提请区镇政府联合执法,对非法盗采稀土实施多轮打击,300多万元的采矿设备被收缴,极大震慑了违法分子的嚣张气焰,村民纷纷拍手称快;针对村财帐户被法院冻结问题,经多方协调取得了上级组织部门与法院的支持,积极寻求和解方案。在我上任的第29天、对盗采稀土实施打击的同一天,建阳区组织部方部长、法院王院长亲自下村协调化债问题,经过艰辛谈判,促成和解,解除了外屯村的财务冻结。

至此,村民群众感觉省派书记下来是实实在在做事情的,不是来渡金的,这样就和百姓们拉近了距离,赢得了群众的信任与拥护。

记者:您能简要介绍一下你在外屯村的工作思路吗?

曹阳:大致上,我是通过党建引领、干部带头,加强团结,着力提升外屯村村民的“六感”、着眼于“七心”来开展驻村工作的。

所谓六感,就是幸福感、安全感、信任感、认同感、归属感和荣誉感。

首先是幸福感,通过民生工程与基础设施建设、人居环境整治,实施“654321”工程,提升外屯村的硬件条件,让村民舒心;

其次是安全感,开展扫黑除恶、打击盗采稀土,把好疫情防控关口,让村民感觉踏实、安心;

三是信任感,开展提级监督、把权力关到笼子里,做事力求公平、公正、公开,让老百姓放心。外屯村主动要求参与“提级监督”工作,是建阳区的七个试点村之一,由区纪委直接对村两委各项工作进行监管、强化担当、主动作为,加强对“小微权力”的管控,打通了村级监督最后“一公里”;

四是认同感,通过创建微服务平台,做到事事有回应、件件有着落,既宣传国家政策法规又宣传美丽的家乡,讲好大道理;同时也要讲好小道理,让村民通过看得见摸得着的点滴变化,懂得感恩,讲良心;当然,认同感还有一个方面,就是干部做事时,要有同理心,即换位思考、感同身受,急群众所急、想群众所想,勇于担当,不推卸责任;

五是归属感,外屯村是一个空心村,村里多是老弱病残和妇女儿童,年轻人留不住,纷纷往外头跑,我们想办法把乡贤能人引回来,发展产业,搭建创业干事的平台,为人才回乡工作树立信心;

六是荣誉感,通过喜闻乐见的正面宣传,各级媒体的采访报道,提升对外屯村的关注,让外屯村民感觉特别自豪、特别开心,倍加珍惜自己的荣誉,爱护自己的家园,从而凝聚发展的合力。

记者:镇妇联主席叶华说您治理有方,在党建引领、脱贫攻坚上您的治理“秘方”是什么呢?

曹阳:治理有方谈不上,我也在探索乡村治理经验,主要是做了以下四个方面的工作。

一是刚才提到的微服务平台,我借鉴福建师范大学的管理经验,创建了“最美外屯村”微信公众号,将它打造成宣传载体、学习阵地、监督窗口、服务平台,至今已发布200多条信息,最火热时月访问量达到6700多次。无论是开会还是修路、修桥,村里大事小事、热点焦点难点,村民一打开手机就能看到,无论有什么问题都能实时跟进反馈,实现了村级运行管理监督服务在阳光下全程公开透明。

二是在外屯村筹建了道德公益银行与爱心公益超市,鼓励村民通过公益与慈善行为积累道德币与公益币兑换生活用品,年终评选公益之星与慈善之星,引导村民共同关心家乡建设发展。

三是打好情感牌,灵活调处各类矛盾纠纷。如外屯村原有一位老信访户是整个乡镇挂号的刺头,常常无事生非,还无端挑拨其他村民进城上访。村两委以德报怨、为他改造了住房、逢年过节上门嘘寒问暖、主动关心他的生活起居,解决实际困难,考虑到他身体残疾行走不便,在他生病住院时派专人进行陪护。村两委耐心细致的工作终于换得他的理解信任,不再与村两委作对。

记者:我们都知道外屯村的信访评理室做得好,您可以详细介绍一下吗?

曹阳:这就是我要接着讲的第四点了。十九大提出要加强国家治理能力与水平,这两年我也在不断对乡村治理工作进行探索。现在网络上有句流行语:农村路也滑,人心更复杂。外屯村曾是信访工作的重点难点村,每年有许多信访件。因此,我们做好群众工作,一定要讲求策略、讲究方式方法,春风化雨润物无声。在各级领导的关心支持下,我们借鉴“枫桥经验”,参与省首批信访评理试点工作,建立一支以党员干部与乡贤为主体的评理员队伍,开展现场评理、上门评理,调处矛盾纠纷14起,实现“小事不出村,大事不出镇”。例如,2019年7月5日,建阳区连日暴雨,村里一位村民老房子坍塌,造成邻居屋面受损,引发激烈冲突。外屯村立即启动现场评理工作,把当事人的子女请回村里,现场进行耐心评理调处,平息双方失控情绪、化解积怨,圆满达成和解。

通过开展信访评理工作,外屯村从信访上行重点村转化为四无平安村,群众的合理信访诉求问题都得到较好化解,信访评理工作也得以先后面向南平市与全省推行。外屯村的信访评理工作先后3次受到《福建信访》报道,省信访局曾2次到外屯村调研并拍摄宣传片。日前外屯村经层层遴选考核,以第五名的优秀成绩入选福建省十佳信访评理室,成为全省唯一入选的村级评理室。

记者:刚才您说到“654321工程”,那么通过这些努力,外屯村这几年在民生取得了哪些成果呢?

曹阳:所谓的“654321工程”,就是3年多来,我争取了600多万扶助资金,对6个自然村全部都实施了村道硬化、修建了5座公厕、完成了4项水利工程、3项惠民工程(自来水提升、光伏扶贫、农村户厕改造)、新建了2个广场和1座便桥、1座凉亭与1座候车亭。

另外,作为高校教师,我们始终有一种情怀,就是要传承弘扬好红色文化、讲好红色故事、保护好老区的革命遗址。外屯村曾建有红军的区委、区苏维埃政府,闽北独立师长期在周边战斗,于焦坑建立了红星医院,还有28名伤员被国民党大刀会残忍杀害。可惜经过风吹日晒雨淋,遗址仅存的四堵墙都快倒塌了,于是我筹措了30余万元资金对外屯区委、区苏维埃政府革命遗址实施抢救性修复,建立了党史教育基地,还修建了红星医院、焦坑战役革命遗址纪念碑。

记者:在实施过程中,您是否有遇到什么困难呢?

曹阳:这个说来话长,我就讲一个小故事吧。

2018年春节,我回到福州过年,电话快被村民打爆了。那年村里枯水季节缺水严重,一到春节家家户户回乡过年,自来水水量不足,只好限制每天供水一小时。回村后,我和村两委共商,采用“引水”和“管水”相结合的办法解决问题。“管水”工程还算顺利,通过成立生活用水监管委员会,试行“基本用水保障阶梯收费制”,发动群众建章立制,实行民主管水、节约用水,培养提升村民民主治村的意识和观念,很快就取得了大家的理解与共识。

而“引水”工程跨越了换届选举,由于一些遗留问题发酵,工程受到某自然村村民阻碍,一直无法顺利推进,反复持续了半年多时间;连镇领导都觉得这个项目没有指望了,奉劝我及时抽调资金、中止项目。那时,我带领村两委挨家挨户上门做工作,刚开始不知遭了多少白眼、吃了多少闭门羹;后经6个月的不懈努力,倾听村民的诉求,解决他们的难题,晓之以理、动之以情,最后终于做通了群众工作,取得了他们的谅解与支持,使这项民生工程得以实施,解决了全村近2000人的用水难题。

记者:为了富民强村,我们看到您对产业扶贫领域还是很重视的,您是如何紧抓产业发展的呢?

曹阳:扶贫工作,既要扶贫,也要扶智。

一是同村干部到周边调研取经,邀请专家前来“把脉会诊”。结合外屯村自身特色,重点发展水稻制种、白莲与黑木耳、烟叶等特色产业。通过发挥党员干部带头与支部引领作用,团结带动40多户农户特别是贫困户共同参与,2019年就实现了农户增收40多万元。

二是编写《掌上外屯村产业扶贫手册》,精准对接贫困户信息资讯。根据建档立卡户实际情况,合理安排帮扶项目,通过产业扶持、共享农庄、雇佣劳动、订单带动、教育培训、政策兜底、危房改造等方式,实现28户82名建档立卡贫困户全部顺利脱贫。

三是致力发展农村电子商务,打造农村淘宝网站,吸引了张小华、陈庆华、施小良等10余户村民共同参与,开设了1个网上商城与9家网店,通过电商平台销售黑木耳、莲子、建盏等农特产品共200万元。2019年,建阳区商务局、财政局联合评选出首批4个农村电商示范村,外屯村位列第一。

四是改革外屯村传统发展模式,积极推进外屯村集体股份经济改革,成立村经联社,引导村民通过土地流转与技术入股,实现“资产变资金、资金变股金、农民变股东”,由村集体全程主导“水稻制种”等产业扶贫项目;建设分布式光伏发电系统,并与漳墩镇林场、建前林产园区、科立种业有限公司等合作对接相关项目,不断拓展村财增收的渠道。使外屯村年自主经营性收入超过30万元,打了一个翻身仗,彻底摆脱了村财欠债累累被法院冻结的窘迫局面。

记者:作为第一书记,您是如何开展党建工作的呢?您是否有“团队”呢?“团队”中的人才从何而来?

曹阳:我们一直在不断完善“党建+人才”发展模式。紧紧抓住老党员、老干部党性强、党龄长、经验丰富、不遗余力地关心支持家乡建设发展的特点,积极发动他们做好工作,为家乡建设发展凝聚合力。在外屯村成立了一支以乡贤、党员、志愿者为主体的文明劝导队,实施网格化管理,弘扬乡风家训,传播正气正能量。

其二就是我先前说的“归属感”,积极扶持乡贤能人,发挥他们的积极性,让他们想干事、能干事、干成事。如2018年初,将年仅23岁的青年企业家吴亿鸿从杭州请回来,为其对接政策资源与资金,扶持其回乡创业。现该企业发展良好,为家乡解决了200多个就业岗位,同时吴亿鸿也获得了全国双创好项目奖,3次参加央视的人物访谈节目。

记者:驻村三年里,您最深的感触是什么?

曹阳:说句实在话,远离大城市,来到闽北山区驻村,牺牲确实很大。比如,小儿子出生后嗷嗷待哺难得一见、大女儿参加中考无人照料;去年疫情防控期间,大年初二就告别了老婆孩子回到村里一线指挥作战,饿了自己煮点稀饭面条、累了简单睡个囫囵觉。但这3年的时光,收获了群众的信任,也锻炼了自己的能力,这段经历与体验是前所未有、不可复制、不可取代的。

三年又三个月时间,我对这片热土充满了深情。我记得为宣传漳墩“贡眉白茶”,我曾写下了2幅对联:

其一:

世间风景此独佳,有紫溪兮,往事一千年,呼之欲出;

天下贡眉斯冠绝,品白茶也,驿途上万里,舍我其谁。

(注:漳墩古称紫溪里,宋代为皇室提供贡茶)

其二:

建盏贡眉,一味苦心孤诣;

丹枫白露,几经秋月霜华。

这幅对联说的是建阳的建盏与贡眉白茶,追求工匠精神、要精益求精,“白露”是漳墩白茶的一个特有品种,在高海拔山区经过风霜雨打才能愈久弥香。其实,这又何尝说的不是我驻村三年的个人体验呢?

我很自豪,今年4月外屯村被南平市推荐为全省脱贫攻坚先进集体(备选)。这里的一山一水、一花一木、一朝一夕、一饮一啄,对我来说都弥足珍贵。相聚三年太短,这份情谊太长。我相信,多少年后,记忆里,应当还是这样的画面,还是这样的场景,许多事,难以忘却,总能在心里时常想起,以至于,那风,那雨,那阳光,就会唤起很多很多的记忆。

记者:感谢您接受采访。

福建师范大学校报记者:陈小瑜 郭晶莹 乐华斌

责任编辑:小慧

相关推荐

莆田涵江区强化驻村第一书记管理服务
福建省红十字会为松溪县驻村第一书记
修路、建广场……这位驻村书记干的事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乡村振兴专家智库 | 免责声明 | 网站地图 | 友情链接 | 在线留言